歡迎訪問南昌城市建設投資集團網站!

資訊中心news center

當前位置:當前位置:南昌城市建設投資集團 > 資訊中心 > 普法專欄 > 法制教育 > 瀏覽文章

澄清旅游法十大誤讀

來源:不詳作者:佚名日期:2013年10月09日


編者按
  《中華人民共和國旅游法》(簡稱旅游法)10月1日起將在全國實施。然而,近一段時期以來,旅游業界和社會上對旅游法卻有種種誤讀、誤解或任意解釋,有可能會誤導旅游消費者。
  針對旅游法中的一些爭議話題,本報記者專題采訪了旅游法起草專家組核心成員、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法政學院院長楊富斌教授。楊富斌同時也是北京市旅游法研究會會長,以及首部《中華人民共和國旅游法釋義》的主編。
  我們希望通過楊富斌教授的專業解讀,幫助讀者正確理解旅游法確立的法律制度和立法精神。這組“澄清旅游法十大誤讀”報道,將分5期刊出。
  旅游法誤讀①
  《中華人民共和國旅游法》(簡稱旅游法)實施在即,其針對“零負團費”、強迫購物等久遭詬病的問題作出的一系列規定,對旅游市場來說不次于一場地震。一時間,關于旅游市場將“變天”的各種傳言滿天飛。其中,“禁止購物”便是被炒得甚囂塵上的幾大“謠言”之一。甚至,為了不當“出頭鳥”,已經有不少旅行社在組團線路中干脆取消了購物環節。
  比如,近期有北京某旅游團到安徽旅游時,地接導游便以旅游法禁止購物為由,在游客提出購買當地土特產和工藝品的要求后,拒絕帶領游客去購物,直接把游客送到機場,導致游客不得不在機場購買價格相對較高的土特產。
  對于這種現象,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法政學院院長楊富斌教授指出:“這是對旅游法的極大誤解。”
  只禁止在指定場所購物
  楊富斌指出,旅游法重點規范的是旅行社通過安排旅游者在其指定的具體購物場所購物和參加另行付費項目而獲取回扣等不正當利益的行為,并非禁止旅游者購物或參加自費項目。也就是說,旅游法所禁止的,是指定購物場所和另行付費項目,而非取消購物環節。
  旅游法第三十五條第二款規定:“旅行社組織、接待旅游者,不得指定具體購物場所,不得安排另行付費旅游項目。但是,經雙方協商一致或者旅游者要求,且不影響其他旅游者行程安排的除外。”
  這就是說,旅游法并非一概地、完全地和絕對地禁止在旅游活動中安排購物和自費項目,而是指不得由旅行社單方指定具體購物場所和任意安排另行付費旅游項目。如果經與旅游者雙方協商一致,或者是旅游者主動要求,并且不影響其他旅游者的行程安排,旅行社仍然可以在旅游行程中安排一定的購物活動和自費項目。
  不得拒絕正當購物要求
  在旅游的“六要素”吃、住、行、游、購、娛中,購物原本就是重要一環,對很多游客來說是不可或缺的。而旅游法的立法宗旨也是以人為本,保護旅游者的合法權益。因此,旅游者可以在旅游行程中的自行安排活動時間內,自愿、自主地安排個人的購物等活動,旅行社也可以選擇旅游目的地的、主要面向當地社會公眾服務的商業區,作正當、合理的行程安排,滿足旅游者的購物需求。
  楊富斌指出,旅行社應正確理解旅游法關于購物的規定。旅游經營者不得以旅游法禁止購物和自費項目為借口,為招徠游客,而隨意宣傳所謂“無購物、無自費、無小費”的“三無團”或純玩團,并以此為由拒絕旅游者正當的購物和自費項目要求。
  “旅游活動中購買一些土特產和有地方特色的工藝品,給親朋好友帶一些小型紀念品,這是旅游者的人之常情,旅游經營者理應予以滿足。否則,就難以真正體現旅游經營者誠信為游客服務的宗旨,在一定程度上損害了旅游者的合法權益。”楊富斌說。
  出境游可按約定安排購物
  同樣,在出境游組團活動中,組團社也不能以旅游法禁止購物為借口,在旅游行程中拒絕安排旅游者提出的購物要求和自費項目。因為到境外旅游時,旅游者通常人生地不熟,多數人還與當地人語言不通,無法直接溝通。
  “如果組團社不安排這些購物時間和活動,到境外旅游時,地接社肯定不會預先做好這些安排。這樣,即使在旅游行程中游客提出來,對方導游也難以滿足這些要求。”楊富斌說。
  當然,旅行社如安排具體購物場所或另行付費旅游項目的,必須符合幾個要求,即:不得以不合理的低價組織旅游活動,不得誘騙旅游者,也不得通過安排這些活動獲取回扣等不正當利益;必須與旅游者協商一致或者是應旅游者要求,否則旅行社、導游或領隊均不得指定具體購物場所,不得安排另行付費旅游項目;不得將旅游者是否同意相關安排作為簽約條件。旅游者不同意的,不得拒絕簽訂合同或者增加團費;旅游者同意的,不得因此而減少團費。自費項目可以寫進旅游合同旅行社不會因此受處罰.
  旅游法誤讀②
  有業內人士質疑,既然旅游法規定:“旅行社組織、接待旅游者,不得指定具體購物場所,不得安排另行付費旅游項目。”那么,在旅游合同中,是不是就不能寫明任何購物安排和自費項目呢?
  對此,楊富斌明確表示,這也是對旅游法過于嚴格的解釋或誤解。
  “在我看來,如果經旅行社和旅游者共同協商一致,或者旅游者主動要求,購物和自費項目就可以寫在合同里,或者以補充條款的形式加以明確。”
  楊富斌認為,這樣做的益處有:一是和旅游法的立法本意并無沖突,二是可以保證旅游者要求購物和參加自費項目的合法權益不受損害。
  因為,如果組團社不把購物安排或自費項目明確地寫在合同里,并安排在行程單上,那么,地接社完全可以根據合同或行程單而拒絕這部分旅游者的合理購物或參加自費項目的要求。即使是組團社自己直接派導游人員或領隊帶團,導游也可能會以行程單中沒有安排為由,拒絕做出這些安排。
  同時,如果不明確寫進合同里,導游或領隊臨時安排部分游客購物或參加自費項目,必然也會影響其他旅游者的行程安排,因為事先沒有準備和安排。而如果寫在合同里,明確要求地接社或導游做出購物或自費項目安排,那么這部分旅游者的權益就可以實現。同時,也可預先安排好其他旅游者的行程。尤其是到國外旅游時,提前安排好購物時間和自費項目,對旅游者更為有利。否則,就會侵害旅游者的合法權益。
  有的旅行社可能會有顧慮:這是否會受到旅游主管部門的追究呢?對此,楊富斌認為,如果沒有強迫或變相強迫、誘導旅游者購物和任意安排自費項目,是不會受到追究的。
  根據民事法律“不告不理”的原則,如果沒有旅游者投訴,旅游監管部門和司法機關通常不會主動執法。如果旅游者理解、支持和表揚這些旅行社和導游人員,旅游監管部門還會予以表彰,根本不可能再追究責任。
  “如果真有某些監管人員在這種情況下追究旅行社的責任,旅行社也可根據旅游法的這一規定,向上級主管部門投訴或向司法機關起訴,以維護自身的合法權益。”楊富斌表示。只要拿回扣就構成商業賄賂,即便國外視為傭金也不能免責.
  旅游法誤讀③
  目前,旅游購物場所和自費項目經營者和旅行社、導游、領隊之間給予和收受回扣等不正當利益的問題比較突出;同時,旅游購物場所、自費項目經營者虛假宣傳、銷售不合格商品的情況也時有發生。這些做法被認為是助長“零負團費”問題、造成“零負團費”經營模式難以根除的原因之一,為社會廣泛詬病。
  禁止任何形式指定購物
  對于旅游法第三十五條第二款的規定,有種“解讀”認為:只要旅游者同意就可以指定購物場所和任意增加自費項目。對此,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法政學院院長楊富斌教授明確表示:這是對旅游法第三十五條第二款“但書”的重大誤解,甚至是曲解。
  雖然根據該款規定,只要經旅行社和旅游者雙方協商一致或者經旅游者要求,且不影響其他旅游者的行程安排,就可以安排一定的購物和增加自費項目。
  但是,楊富斌指出,“不能由此而投機取巧,好像只要和旅游者達成了一致,或者是旅游者自己要求,就可以通過與旅游者簽訂合同的方式,使指定購物場所和任意安排自費項目合法化了。”
  他表示,這是因為旅游法的各項制度性規定是一個整體,在第三十五條第一款中已有明確規定:“旅行社不得以不合理的低價組織旅游活動,誘騙旅游者,并通過安排購物或者另行付費旅游項目獲得回扣等不正當利益。”這就是說,即使旅游者同意或主動要求購物和安排自費項目,旅行社也不得以此為由而指定購物場所和任意安排自費項目,也不能從雙方同意安排的購物活動和自費項目中獲得回扣等不正當利益。
  “根據旅游法第五十一條規定,無論在何種情況下,旅行社只要接受購物或自費項目的回扣,都屬于接受商業賄賂,這是法律明確禁止的行為。”楊富斌表示。
  賬外回扣將按受賄處理
  據了解,目前也有學者對這一制度有異議,認為旅游者的購物回扣或自費項目回扣,應當視為傭金,不應定性為回扣。但在楊富斌看來,這只是學理上的討論,并未被我國法律所認可。
  “即使在國外有些國家和地區把接受購物或自費項目的回扣視為傭金,并認定是合法的,我國旅行社領隊也不得接受這些回扣,否則,依照現行旅游法規定,屬于接受商業賄賂。”楊富斌表示。
  楊富斌指出,對于商業賄賂問題,旅游法已經在第一百零四條明確:“旅游經營者違反本法規定,給予或者收受賄賂的,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門依照有關法律、法規的規定處罰。”
  旅游經營者通過回扣等方式給予或收受賄賂,排斥了其他競爭對手,擾亂了旅游市場的公平競爭秩序,屬于工商機關依照《反不正當競爭法》所監管的內容。
  《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八條規定:“經營者不得采用財物或者其他手段進行賄賂以銷售或者購買商品。在賬外暗中給予對方單位或者個人回扣的,以行賄論處;對方單位或者個人在賬外暗中收受回扣的,以受賄論處。”
  “總之,正如國家旅游局杜一力副局長所說:‘我們要按法律本意行動,不做法律游戲。’”楊富斌表示。
  “當然,即使旅游者同意或要求的購物和自費項目,到哪里購物、次數多少等,也應由旅游者自己選擇。如果請導游帶領,最好是把游客領到正規商店去購物,到合格的供應商那里安排自費項目。”旅游團費上漲非旅游法所致回歸合理價位才能保障旅游量
  旅游法誤讀④
  隨著國慶黃金周的臨近,最近一批主流旅行社向市場報出的旅游團隊價格,特別是10月1日旅游法實施后的報價,有了非常明顯的上升。對于這一現象,社會上有些不理解的議論,認為是旅游法導致了旅游團費的上漲。
  對于此種觀點,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法政學院院長楊富斌教授認為,這既是對旅游法的極大誤解,也是對旅行社陽光價格的不合理看法。
  楊富斌指出,旅游法實施后旅游價格在一定幅度上普遍上調,這正是旅游法立法過程中所預期的禁止“零負團費”經營后所產生的積極后果。也就是說,旅游法倒逼旅行社使旅游價格回歸了正常,使原來的潛在價格浮上水面,逼迫旅游企業明碼標價,“黑箱”操作變成了明示的陽光價格。
  楊富斌分析認為,以往旅游團費之所以超低,并非是真正的市場價格,而是其中暗藏玄機,在旅游行程開始后,經營者通過強迫或變相強迫、誘導旅游者購物和參加自費項目,從中收取回扣,即所謂“堤內損失堤外補”。
  而旅游者在整個旅游過程中的真正支出,從總體上說,絕非只是那個超低團費或零負團費。“道理很明顯,旅行社等旅游企業并非慈善機構,旅游經營不是慈善行為,而是企業行為。既然是企業行為,就要有成本和利潤。任何旅游企業都不可能虧本經營。
  楊富斌介紹說,正常的旅游價格應當是由“旅游行程成本+旅游企業經營成本+企業利潤”三部分構成的。因此,以往所謂“零負團費”或超低價格,譬如從北京到香港3晚4日游收費不足1000元人民幣,這連旅游行程成本都不夠,因為機票、住宿費加起來,決不會不超過1000元人民幣。而現在同樣的行程回歸在4000元至5000元左右,顯然,這是回歸到合理的價格區位,是明碼標價,而并非提價或漲價。
  因此,楊富斌呼吁,旅游者不要盲目地相信所謂“漲價說”,而要看到這是旅游企業改變經營模式,明碼標價、陽光經營的必然結果。旅游法立法的初衷之一,正是消除“零負團費”、超低團費,使旅游行業的“潛規則”變為“顯規則”,使旅游市場的經營回歸到市場經濟的正常軌道。
  楊富斌認為,要想讓旅游團費回歸正常合理價位,有效地消除以往旅游行程中存在的一系列弊端,不僅需要旅游經營者自律,也需要旅游者監督和旅游主管部門監管協調一致,才能達到最佳效果。
  “我們不能只指望別人守法,自己從中占便宜。如果都抱有這種心理,我們出去旅游能痛快嗎?旅游業能搞好嗎?”
  臨時雇用導游也須簽合同,旅行社應全額向其支付導游服務費用.
  旅游法誤讀⑤
  在造成目前旅游業亂象叢生的眾多原因中,導游的薪酬體制問題是不容忽視的重要因素之一。近日據媒體報道,在新疆1.7萬名持證導游中,只有5000名左右是簽約的專職導游,其余都屬于兼職導游。也就是說,至少有三分之二的導游沒有底薪待遇。
  統計顯示,截至2012年底,全國登記導游員共有71萬余名。如果將新疆兼職導游的比例放大到全國,也就意味著,全國有近50萬導游都是“臨時工”。也正是基于這種現狀,今年10月1日起即將實施的旅游法明確規定,導游的勞動權益受法律保障。導游有權要求旅行社依法支付勞動報酬,有權拒絕旅行社要求其墊付團費或者收取費用的行為,并可向有關部門舉報。
  即使只雇用半天也須簽合同
  “曾經有旅行社老總向我咨詢,我就雇用一天的導游還用簽合同嗎?”我明確回答他,“你就是只雇用半天,也必須要簽合同。”
  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法政學院院長楊富斌教授在接受《法制日報》記者采訪時表示,那種臨時雇用導游一天半天不用給導游簽訂合同的認識,是對旅游法的另一誤解。
  楊富斌表示,有些旅行社管理人員認為,臨時雇用導游人員一天或半天,時間很短,就不必給其簽訂合同了。這種理解是不對的。不能因為雇用的時間短就不給導游人員簽訂合同。
  因為旅游法第三十八條第一款規定:“旅行社應當與其聘用的導游依法訂立勞動合同,支付勞動報酬,繳納社會保險費用。”這里并沒有規定,長期聘用的導游要簽訂合同,而短期聘用的導游就不用簽訂合同了。
  導游“打零工”是行業潛規則
  據了解,目前除了個別規模較大的旅行社有固定導游外,絕大多數的導游都是臨時聘用,有些導游甚至身兼多家小旅行社的導游。
  由于旅游行業分淡季和旺季,很多旅行社淡季業務量很少,根本不可能和導游簽訂固定勞動合同,為其發放基本工資和上保險。而這直接導致的結果是:導游為了生計,肯定會想辦法賺錢,吸引游客購物必然是很重要的手段。
  楊富斌指出,這一規定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防止以往旅游行業的潛規則,譬如,不給導游人員支付報酬,甚至讓導游人員向旅行社繳納一定數額的保證金或提成等。
  因此,第三十八條第二款規定:“旅行社臨時聘用導游為旅游者提供服務的,應當全額向導游支付本法第六十條第三款規定的導游服務費用。”第三款進一步明確:“旅行社安排導游為團隊旅游提供服務的,不得要求導游墊付或者向導游收取任何費用。”
  “這是對導游人員合法權益的法律保護,旅行社經營管理人員不得以任何理由,違反旅游法這一規定。”楊富斌說。
  導游應提高自我維權意識
  當然,旅行社有時可能會遇到時間緊、任務急的情況。對于這種特殊情況,楊富斌表示,旅行社可以用電話通知某某導游人員直接帶團服務,但也要及時補充簽訂合同,否則就有違旅游法規定。
  同時,對于行業中的弱勢群體,楊富斌建議導游人員也要善于積極地維護自身的合法權益,在遇到旅行社不給自己簽訂合同時,不要因為抹不開面子或擔心不被聘用,就不敢提出簽訂合同事宜。否則的話,一旦事后權益受到侵害,維權就會比較艱難。
  當然,導游人員也必須不斷地提高自身素質,以良好的服務和信譽贏得旅游者和旅游企業的信任。“信譽好、服務好的導游,根本不用擔心沒有旅行社聘用你。”楊富斌認為。旅游法沒有禁止游客給小費導游服務費由旅行社支付  
  旅游法誤讀⑥
  即將實施的旅游法,對旅游行業的收費問題進行了明確規范,其中,對“導游服務費”和“小費”都作出了有針對性的規定。對此,一些旅行社認為,導游服務費就是小費,可以由游客在行程中直接向導游支付,有些游客對旅行社在出境游中收取小費的做法也存有疑問。
  對于這種認為“導游服務費就是小費,可由游客在行程中直接向導游支付”的觀點,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法政學院院長楊富斌教授明確表示,這是把導游服務費和小費混為一談了。
  楊富斌指出,“導游服務費”是指根據旅游法第六十條第三款的規定,在安排導游為旅游者提供服務時,在包價旅游合同中載明的導游人員服務費用。這是旅行社應當支付給導游人員的勞動報酬,是旅游團費的組成部分,并且必須寫在旅游包價合同里。
  而“小費”通常是旅游者因導游人員服務質量高、服務態度好等在旅游團費之外,自愿付給導游人員的費用。因此,兩者根本不是一回事。
  眾所周知,在境外一些國家和地區,有向導游、司機等旅游從業人員支付小費的習慣,這部分小費收入是他們勞動報酬的組成部分,通常必須支付。
  “旅游法并未一概地禁止小費,只是明確地禁止導游人員或司機等向旅游者索要小費。”楊富斌表示。
  他認為,旅游者給導游支付小費的前提,是對服務滿意和自愿,其性質是旅游團費以外的額外費用。這樣看來,絕不能把它等同于導游人員的服務費用。
  因此,旅行社不能以導游服務費就是小費為由,拒絕給導游人員支付服務費用,讓旅游者在行程中直接向導游支付。同時,法律也禁止導游人員向旅游者索要小費。
  當然,如果是旅游者因導游人員服務好而自愿給導游人員付小費,導游人員可以接受。但是,即使導游人員接受了這一部分小費,也不能代替旅行社應當合理地支付給導游人員的工資等服務費用。否則,就是對導游人員合法收益的侵害。
  而對于境外旅游中經常遇到的需要支付“小費”的問題,楊富斌表示,根據旅游法關于“旅游者在旅游活動中應當尊重當地的風俗習慣、文化傳統”的原則,對這種特殊情況,建議旅行社可以將該費用直接包含在旅游團費中向旅游者收取,或者在簽訂合同時專門向旅游者詳細說明后另行收取,“但是不得由導游、領隊直接收取”。提高導游待遇才能實現雙贏,部分旅行社倒閉與旅游法無關  
  旅游法誤讀(7)
  即將于10月1日起實施的旅游法,針對旅游行業的種種亂象,對旅游行業的經營者、從業者都進行了嚴格規范。面對新規,大多數正規的旅行社希望旅游法能夠加速行業重新洗牌,還有一些旅行社則對行業發展前景憂心忡忡,甚至認為旅游法會導致大批旅行社倒閉和大批導游失業。
  對此,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法政學院院長楊富斌教授近日在接受《法制日報》記者采訪時表示,這是一種錯誤的估計和預測。
  立法目的是將“黑社”逐出市場
  旅游法第二十八條規定,設立旅行社,招徠、組織、接待旅游者,為其提供旅游服務,應當具備下列條件,取得旅游主管部門的許可,依法辦理工商登記:(一)有固定的經營場所;(二)有必要的營業設施;(三)有符合規定的注冊資本;(四)有必要的經營管理人員和導游;(五)法律、行政法規規定的其他條件。
  第三十條規定,旅行社不得出租、出借旅行社業務經營許可證,或者以其他形式非法轉讓旅行社業務經營許可。
  楊富斌指出,如果說由于旅游法的上述種種規定,規范了旅行社的設立辦法、經營方式等,迫使某些不規范經營的旅行社退出了旅游市場,或者導致某些無證經營的“黑社”、“黑導”退出旅游市場,這正是旅游法所要達到的目的之一。
  “這是消除了旅游市場上的害群之馬,是一件大好事,令人拍手稱快,恰恰表明旅游法所制定的一系列規范和制度是完全正確的。”
  至于正規旅行社,楊富斌認為,肯定不會因為旅游法的頒布和實施而倒閉;正規導游人員、業務好的導游人員,也絕不會因為旅游法出臺而失業。相反,旅游法的立法宗旨之一,正是為了保護旅游經營者和導游人員的合法權益。這在旅游立法宗旨和相關條款中均有明確論述。
  “我相信,正規經營的旅行社絕不會倒閉。相反,在經過一段時間的‘陣痛’后,這些旅行社的業績還會有大發展。”
  導游無工資社保為行業通病
  楊富斌認為,我國旅游企業要做大做強,必須以旅游法的建立健全為前提。在當今世界上,沒有哪個國家的旅行社,在沒有良好的法治保障下,真正地能夠做大做強。以往我國旅游行業的惡性競爭、魚龍混雜、亂象叢生等,正是因為沒有健全的旅游法律法規所致。
  據了解,由于旅游行業市場競爭激烈,再加上有淡旺季之分,大多數旅行社的承受能力有限,因此主要都是以雇用臨時性的兼職導游為主,這種情況下,導游沒有工資、補貼、社保等待遇,幾乎是整個行業的通病。
  比如,2012年4月,就有三亞春秋旅行社的導游發起集體訴訟呼吁書,聲稱該旅行社從1984年建社至今沒有為任何一位導游繳納過社保和住房公積金,且巧立名目收取導游高達5000元工作押金并在工作過程中隨意扣罰導游押金,嚴重侵害導游的合法權益。
  而該旅行社的相關負責人在接受媒體采訪時也坦承,目前該公司100多名導游中,只有20多名導游和旅行社存在勞動關系。據業內人士披露,即使是大的旅行社,自有導游一般也只占到該社所用導游的50%左右,其他從導管中心或社會上臨時招用的導游,與旅行社沒有固定勞動關系,因此旅行社不會為其提供社保等福利。小型旅行社則幾乎“不自己養導游”,全部從社會上招用,這就導致部分導游的待遇較差。
  淘汰“黑導”將有利于正規導游
  對此,楊富斌建議,正規旅行社要帶頭實施旅游法中的各項規定,切實保障導游人員的各項合法權益,尤其是保證導游人員的合法和合理的收入。
  旅游法第三十八條明確規定:旅行社應當與其聘用的導游依法訂立勞動合同,支付勞動報酬,繳納社會保險費用。旅行社臨時聘用導游為旅游者提供服務的,應當全額向導游支付本法第六十條第三款規定的導游服務費用。旅行社安排導游為團隊旅游提供服務的,不得要求導游墊付或者向導游收取任何費用。
  楊富斌表示,在一定意義上說,沒有導游,就不會有旅游業的健康發展。要做大做強旅游企業,必須善待導游和領隊以及其他相關管理人員。
  “當然,也要經常教育、引導和監管導游人員等從業人員,為旅游者誠信服務。沒有旅游者參團旅游,旅游企業就難為無米之炊。”
  楊富斌同時建議,導游人員也要善于利用旅游法保護自己的合法權益。一定要依法辦事,在服務于旅行社或景區等旅游企業時,要明確要求和堅持與服務單位簽訂合同,敢于維護自身的合法權益。同時,也要注重提高自身素質,以過硬的業務素質贏得企業和旅游者的歡迎。
  “我相信,這樣的好導游絕不會失業。相反,在淘汰掉那些不法導游后,正規導游的業務可能會更好做。”他說。
旅游法平等保護旅行社
  強化政府義務支持旅游事業  
  旅游法誤讀(8)
  針對以往旅游消費糾紛中,旅游者往往處于弱勢地位,維權艱難的情況,即將實施的旅游法對于旅游者的合法權益給予了最大程度地保護,而對旅游行業經營者和從業者的行為則做出了嚴格規范。因此,目前有種聲音認為,旅游法只保護旅游者,不保護旅游經營者。
  對此,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法政學院院長楊富斌教授認為,這是對旅游法的另一種誤解。旅游法第一條立法宗旨里即明確指出,“為保障旅游者和旅游經營者的合法權益”制定本法。
  楊富斌指出,對旅游者和旅游經營者的合法權益平等保護,這是法律要求的基本正義。只是當旅游者的合法權益受到經營者的侵害時,法律才著重保護旅游者的合法權益。而當旅游經營者的合法權益受到侵害時,不管是來自旅游者的侵害,還是來自更為強勢的其他個人或企業的侵害,旅游法同樣對旅游經營者予以保護。
  所以,旅游法規定了在何種情況下,旅游經營者可以免責;在何種情況下,旅行社可以解除合同;在何種情況下,旅游者應當與旅游經營者分擔經濟損失等。
  同時,因為旅游法明確了國家在旅游安全、旅游救助、旅游形象宣傳、旅游信息提供等各方面的責任,對旅游規劃、旅游資源開發、利用和保護等制定了相應的法律規定,這些都是對旅游事業的促進和支持,最終也是對旅游經營者的最大支持和保護。
  “沒有國家的政策、資金、人員培訓和教育等各方面的支持,旅游業要做大做強是不可能的。”楊富斌表示。
  此外,在旅游糾紛解決方式里,參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旅游糾紛案件適用法律的若干規定》來看,對旅游經營者其實有許多相關的保護性規定。旅游法在立法過程中已經參照和吸收了其中相關的規定,且該《規定》在旅游法實施之后仍然有效,這對保護旅游經營者的合法權益是極為有益的。旅游法不支持過度維權,權益受損切記保留好證據.  
  旅游法誤讀(9)
  近年來,在旅游活動中經常出現一種怪現象:有些旅游者認為,在旅游行程中出現了糾紛,只有把事情鬧大,鬧出大動靜來,才能引起旅游主管部門等相關政府部門的關注,才能有利于糾紛的解決,否則,糾紛沒人管。
  對此,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法政學院院長楊富斌教授在接受《法制日報》記者采訪時指出,這是某些素質不高、法治觀念不強的旅游者的誤解。
  楊富斌表示,“這是對旅游法相關規定的極大誤讀,也是法治觀念不強的明顯表現。通常所謂‘過度維權’行為就是由此而生的。”
  他認為,嚴格地說,所謂“過度維權”是一個偽命題。因為合法的權益應當以合法的手段去維護,而以超越法律規定的手段去維護自己的權利,這已經根本不再是過度維權的問題,而是違法行為了。
  “譬如,因為航班延誤而跑到飛機跑道上攔截飛機,因為酒店設施不完備或有瑕疵而故意破壞酒店設施,其行為已涉嫌違法,根本不是維權過度的問題了。盡管這些鬧事者出此下策事出有因,也不能改變其涉嫌違法的事實行為。”楊富斌說。
  楊富斌指出,旅游法第七十一條規定,“由于地接社、履行輔助人的原因導致違約的,由組團社承擔責任”。也就是說,不論是地接社還是直接提供相關旅游服務的履行輔助人的問題,組團社都要承擔責任。因此,旅途中發生的問題,如果不是當時必須解決的,旅游者完全可以回到居住地后找組團社承擔責任。
  同時,旅游法第六十六條規定,旅游者在行程中有從事違法或者違反社會公德的活動的;從事嚴重影響其他旅游者權益的活動,且不聽勸阻、不能制止的,旅行社可以解除合同。旅游者的上述行為造成其他旅游者或旅行社損失的,旅游者也要依法承擔賠償責任。
  楊富斌建議,旅游者在旅游行程過程中,不要因服務質量差或其他糾紛或突發事件等而任意中止行程、打亂行程、賭氣返回、甚至出手打人、張口罵人等,故意把小事鬧大,大事鬧僵,造成更多的糾紛,甚至使自己陷入違法境地。
  “那些動轍罷機、鬧事、打人、罵人等行動,現行旅游法和我國任何法律都不支持。”
  楊富斌認為,旅游者理智和合法的維權行為方式應當是:在行程途中遇到服務和合同糾紛,可以隨時向組團社主張權利,向旅游投訴部門投訴,同時要特別注意保留好證據,以便為行程結束后獲得賠償留下強有力的證據。
  “因為解決糾紛,無論調解、仲裁還是走司法程序,實際上都是在‘打證據’。沒有證據,即使客觀事實上有侵權行為,也難以在法律事實上予以認證。”
  楊富斌指出,旅游者在旅游過程中不僅享有權利,而且要承擔相應的義務。不能只想享受權利,不承擔任何義務。“旅游者不能因為到了陌生環境中,無人認識自己,就任意放縱自己的行為。”“零團費”不會立刻銷聲匿跡,監管部門須嚴陣以待  
  旅游法誤讀(10)
  即將實施的旅游法,將大力整治“零負團費”等行業亂象、維護旅游者合法權益作為一項重要原則。據此,有人過于樂觀地認為,旅游法實施后,“零負團費”現象或超低價團會立刻銷聲匿跡。
  對此,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法政學院院長楊富斌教授明確表示,指望一部旅游法,就能讓旅游市場上長期存在的“零負團費”頑癥立刻消失得無影無蹤,這是不現實也不可能的。
  “但可以預期,在旅游法實施后,‘零負團費’現象會大量減少,超低價團會成為過街老鼠。”楊富斌認為,理性的旅游消費者一旦遇到這種零負團費或超低價團,一定會在心中打個疑問,想到其中一定有什么貓膩。甚至可能在短期內,“零負團費”現象會暫時消失。
  他分析認為,這主要有三個原因:一是旅游法的頒布和廣泛宣傳,全國上下形成一種法律高壓,旅游監管部門和政府相關部門嚴陣以待,暫時不會有人敢于觸碰這條紅線,不愿做第一個吃螃蟹的人。大量旅行社則可能會觀望一陣子,相機行事。二是廣大正規旅行社終于迎來旅游法制的春天,期望通過合法經營,贏得市場和信譽,并會自覺抵制各種不法經營行為。三是廣大旅游者通過學習旅游法,也會提高認識,識破不法經營者的經營伎倆,不會輕易上當。
  但是,在楊富斌看來,一定會有某些不法經營者仍會鋌而走險,抱有僥幸心理,沿用“零負團費”經營模式,企圖獲得不正當利益。這就要求國家旅游監管部門和其他政府相關部門,對于不法經營者要嚴厲打擊,嚴加懲處,真正凈化旅游市場的不法經營行為,消除旅游市場上的害群之馬,給廣大合法經營的旅游經營者營造良好的市場氛圍,以徹底避免旅游市場上的“劣幣驅逐良幣”現象。

   

集團概況  |  聯系我們  |  電子期刊   |  網站導航

網站
广西3d今天开奖结果 辽宁35选7今晚开的多少期 三颗骰子猜大小怎么玩 广西快3大小专家预测 河南快赢481害人 sg飞艇全天实时免费计划 信达赢配资 重庆分分彩手机版 2012杭州文商配资 私募股权基金配资 快三技巧顺口溜 融资股票能卖 五分彩软件app最新 极速赛车开奖历史记录 浙江彩票6十1开奖新闻 百度内蒙古体十一选一定牛 10分快三是国家公认的彩票吗